北京“初探”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北京打工记

在北京打工近一个月,昨天终于回来了。

在北京生活了四十多天,我感觉又重新认识了一下世界。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这是我以前都无法想象的。 我对北京的认识是从工作开始的。因为我到北京的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了。

我是7月14号到的北京,找了一天的工作然后15号就开始正式上班了。我在北京有名的“老家肉饼”做学徒工。做的是油条部和面条部的工作。

在工作的三十多天里我学到了好多。这并不仅仅是工作上的,还有生活中的待人接物,为人处世的方式等,这些都不是可以用待遇高低来衡量的。

工作的第一天我首先学的是炸油条。炸油条分为“炸”和“翻”两部分,其中“炸”的技术含量要比“翻”高一些。当然学习肯定先学习翻油条。这是一项高温工作。油锅非常烫,有一千多摄氏度的高温,加上刚好是夏天,汗流浃背对我来说是最常用的散热方法了。开始我吃了不少的苦头,翻油条不可避免的会把油溅起来,自然也会溅到身上,手上和胳膊上尤为严重,这些滚烫的油每一小滴溅到身上过一会儿就是一个水疱。开始的几天,我的手上胳膊上除了水疱就是水疱了。那感觉简直了……

其实翻油条挺好学的只要不怕烫很快就能学会,大约一周以后我就成了翻油条高手,甚至我开始讨厌低油温和少数量的工作了。

在我翻油条达到一定水平以后我开始学习真正技术活——“炸”油条。这项工作需要的时间要长一些,我花了近三周的时间虽然学会了,但并没有很高的水平,客流量大的时候也会出现低品质的问题,包括“炸开”“炸死”“短小”等好多问题。学习的时候,不知道浪费了多少面。我们用的是公司自己配置的油条面,不同于一般的面,它不仅价值高,还要达到炸油条所要求的各种标准,包括软硬程度、分量、韧度等。

用了二十多天我终于掌握了炸油条的技术。刚好烙饼部那边缺人所以店里把师傅调到了烙饼部,让我独自负责油条部和面条部,这样一来,我就做了师傅原来的工作,升级成了师傅。

在面条部我学会了更多的东西。我的工作包括,煮面条、包混沌、煮混沌、配粥、熬粥、做面卤。切黄瓜丝、西红柿、火腿丝,牛肉等,这大大提高了我的刀工。刚开始练刀功的时候,我切了两次手,不过都不严重,一次只是擦了点皮,另一次刚好切了手指甲,把厚厚的手指甲给切去了一层,但没伤到。最不幸的是第一次做西红柿卤的是时候。做面卤肯定要用灶台,灶台是大厨用的,特大,锅也特大,大的我都端不动,我第一次点火的时候就把自己整条胳膊给烧伤了。因为不知到怎么控制煤气,我把他开的特大,结果我一点打火机,火噌的一下蹿到了灶顶,我感觉手臂疼痛难忍,仔细一看整条手臂上的汗毛一根不剩的全烘了。右手烧的尤为严重,冲凉了好长时间,但是以后的两天里,手一接触到热源就疼,但是没办法,我早上顶油条部,热得要死,晚上面条部水蒸气弥漫,后面是烙饼部,两个电饼铛考的直冒汗,还有篜车,那两天我直接就是一种要死的感觉,不过我还是熬了过来。

第一次熬粥我就来了个开门红。熬糊了一锅绿豆粥,经理念我新来的又是初犯只扣了我10块,一锅粥80块。后来我三烧电饭锅,一烧油锅,不过幸运的是没有被罚款。

做面条的时候我不知道受了多少的气,让经理骂过多少次。记得一次,经理问我可以顶面条部吗,我说OK,没问题,结果晚高峰期我三份面条没跟上,胖子经理骂道,你不是OK吗,OK个球啊,你不是说行吗,行个蛋啊。当时我是真的听不下去了,但是我还是忍了,谁让自己技术不好呢。

刚开始不知道受了多的欺负,几乎店里的每一个人都要欺负我。因为我是新来的,什么都不会,干活又慢质量又不高,所以经理让我从基层学起,我打扫过卫生,通过下水道,干过运输员,刷锅洗碗,择菜,后来这些都学会了,经理才让我看着师傅工作,然后自己学,渐渐的我学会了所有的工作。刚好赶上店里有一些人事调动所以我就明正言顺地接手了师傅所有的工作,顶上了师傅的位置,后来干脆面条部和油条部都成了我一人负责。当然这也加重了我的工作负担和压力,但是这都没什么,我喜欢这种充实的生活,只要上班就马不停蹄的干活,一刻都不闲着,经常还忙的接不上,这就是我的工作。

人民大会堂掠影

当然北京的生活不只是工作。我一有时间就出去逛北京城。我的工作时间是早上6:30上班到中午10:30下班,下午4:00上班晚上10:30下班,一天有充足的时间,所以我就经常在这段时间里出来玩。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到周围地区走走,后来我买了一张北京旅游图,看着地图出去玩,但是我方向感不强加上北京交通特别发达,我对路线又不熟悉,所以迷路是常有的事,不过每一次都被我找回来了。后来我借了一同事的自行车,骑着出去玩。要知道我从来没有在城市里骑过自行车,不过我还是鼓起勇气尝试了一把,进展很顺利。我骑车的第一站就是北京天安门,那天我骑车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摸到了天安门,看到天门城楼的那一瞬我激动的全然忘记了身体的乏累。那天我在迷了无数次路后终于在3:45回到了宿舍,刚好赶上上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开始狂游北京。

在21号这天我终于领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薪水,虽然很少,但我觉着它沉甸甸的,这是我用自己的汗水换来的。22号我游览了八达岭长城,明十三陵,天安门,鸟巢、水立方等景点。

十三陵掠影

说到去鸟巢的经历,我自己都觉得骄傲,因为亚运村建在城郊离我们那很远,对那边的路我一点都不知道。我给公交公司打电话问了一下,他们说乘坐674到惠新东桥南下车然后换乘386路坐到亚运村下车,然后步行到奥林匹克公园。可是在北京要找到一路公交车的站牌谈何容易,就拿674路来说,我和表姐足足找了一个多小时愣是没找到,只看到在路上有674路车在跑但就是没有站牌,追着车跑了5分钟跟丢了,顺着路找就是找不到,我们问了一下交警,交警说在那边可还是找不到。在烈日下走了一个小时后,表姐累的不行了,强烈命令打道回府,我们乘地铁回到住处,她两脚全是水疱,在宿舍里狂吐,然后就睡了。我把她安置下又踏上了去鸟巢的行程,我决定自己摸去鸟巢。按照公交公司给的路线我在惠新东桥南下车后,只是找386路车的站牌就足足找了四十多分钟没找到。但我就是不服,我就不信到不了鸟巢。我继续在周围转悠,后来遇到了三个人,他们一起也要去鸟巢,因为听到他们在路边问去鸟巢的路怎么走,跟着着他们我又改变了原来的路线终于在下午六点多钟我到了奥林匹克公园,见到了鸟巢的庐山真面目,玩了没一会天就黑了,刚好赶上看水立方的夜景,蓝色的水立方就像大海一样灯光隐约,水花喷涌,美极了。

观赏了一会我发现时间不早了,晚上十一点的火车,十点就得乘车去火车站。我开始找回去的路,但是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公园太大了就只摸出公园都不容易,加上又是晚上路更不好找。终于在公园平面图的指引下我出了公园,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回到住处,乘坐哪路公交,原路返回显然时间不允许,况且我也不在原来的位置,我只好摸索着前进。要知道亚运村在奥运会期间人流量是多么的惊人所以公共交通特别发达,就只是那边的立交桥就足以绕晕很多人,更何况是晚上。我是不知道路也不知道方向。路上的公交车飞快的穿梭于桥上桥下。但附近没有一个站牌,我又不知该乘哪一路,加上没有直达的车,换乘找站牌又需要好长时间,看一下表可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估计已经八点多了。但是我想我一个年轻人怎么会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呢,我相信这并不能难住我,因为我在北京迷路已经是第无数次了,可每一次我不都回去了吗?我上了一座天桥,问了一群出来锻炼的老太太,他们告诉我附近有一地铁站,这下好了,只要进了地铁站摸回去就易如反掌了,终于在20分钟以后我跑步冲进了一个地铁站,迅速的买了一张卡,踏上了归途。一个多小时以后我终于回到了住处,累的我都快崩溃了。回到宿舍已是九点多了,表姐才刚起床。我们迅速的到附近的一家饺子馆吃了一顿便踏上了去火车站的路。

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挺自豪的,在完全不知道方向和路线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夜逛京城,而且我身上只有四块钱,还能在迷路数次后找回来,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这我都做到了。

天安门广场掠影

北京一行收获满满,这将成为我生命中一段难忘的回忆。

Dialogue &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