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的笙箫

千山万水割不断的是亲情

送别母亲去北京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个性很独立的人,可是母亲的离开让我重新认识了这个问题­。

昨天我请假出去送母亲,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直到母亲上了火车,望着渐行渐远的火车,心中隐隐泛起了一丝无助与落寞。­

从小我就没有真正离开过家,最长的也只是在高一时住校一个月。当开始住校时,有许多同学不适应,想家呀,落泪呀,在我看来就是没出息。我从来就没过这种情绪,而且一直想要真正的独立,我想离开家到远方去闯荡,去打拼自己的事业,去创造自己的生活,而远方究竟在何处,我也说不出,只是心理一直憧憬着。­

现在母亲去了北京,却有些不舍。因为父母都是农村人,文化水品都不高,很多观念比较陈旧落后,什么都不太敢做,我思想就比较开放,一直鼓励父母出去,到外面的世界去体验一下别样的生活。­

每次有出去的机会我都义无反顾的支持他们,此次母亲去北京我也做了不少的工作。当时正当寒假,在北京的表哥打电话说给母亲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很适合她,好像是给一个台湾的女富豪当管家。为了促成这件事我一直做父母的思想工作,还偷偷以母亲的名义把北京那边的事情满口答应了下来。­

现在事情终于有了眉目。母亲到底还是去了北京。母亲离开时一直关心着我的生活,我只是一笑了之。“我这么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这句话我都不知道对她说了多少遍了。­

出发的前夜,我和母亲临时安顿在张玉姐家。当晚我陪母亲到东湖公园散步,聊了很多。我很担心她,一直生活在乡下,对外面的世界不了解,母亲心直,我真担心她对外面的场合会应付不来。母亲一直自恐难以胜任,但在我和父亲的劝说下她还是应了下来。­

我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想必母亲已经到了陌生而又繁华的北国之都。不知道她那儿境况如何,有没有遇到什么题。­

返校后我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母亲回复说她还在火车上,一切顺利。听后我心稍安。­ 愿母亲一切顺利。­

Dialogue &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