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活初体验

一入高中似海深,从此自由是路人

高一生活杂谈

现在我鼓足了勇气,前几天放假前我和耿文静要了李西玲的电话,我想我应该给她以电话,至少也该和她联系一下,不管怎样,当初也是我的不对作为也个男生有责任也应该这样,尽管我不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但这点责任我还是有的。

现在我一提起李西玲来还是有点愧疚。听说他学的是韩语专业,现在韩语很热,相信她会有光明的前途的,这算是一个作为同学的我对她的祝愿吧。

今年的我一改往年的作风。因为我们要分班了,按照惯例我不会和同学主动联系的。但今年我还是记下他们的电话,并且是我亲自和他们询问的。也许我应该学的做人处事要更大方一些。

我想无论如何今年过年以后我一定要给李西玲打一个电话,算给她一个惊喜,也送去我新年的祝福。

愿她安好!

2008年1月28日


王颖,我们在高一年级时认识。

当时我们都在13班。她学习很好,在我们班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听人说她在入校时是班里第三。在所有女生当中,是第一。当然这不足以让我对她有什么关注,因为虽然我高中成绩不好,但一直也排在前面。在入校的第一次考试中,我在班里排第二,在她之前。

高一的上半学期过了3/4时班主任心血来潮给我们班里调了位。很幸运而又有点不幸的是我被调到了“大西北”。

之所以说不幸是因为我被调到了一个偏远地区。说幸运是因为,从此我开始了对王颖的了解。

在我后面是一个叫翟广玉的男生。翟哥(我称翟广玉“翟哥”)因为长得很像《小兵张嘎》上那个拾粪的汉奸,所以我的好友陈红卫个它起了一个雅号“嘴哥”翟广玉虽然外貌长得不好,却慧眼独具(至少我这样认为),因为他竟然能从那么多人当中认出了王颖这么优秀的女孩(至少我认为是),不论是学习、人品还是外貌来讲王颖都比较优秀(和我们班的其他人比起来)。

起初,翟哥只是以问题为名和王颖逐渐熟悉,并且认她做了姐。因为王颖比较和善,所以也没在乎就答应了。后来翟哥在我们面前炫耀。有些人开始开他们两个人的玩笑,并且我也曾当面开过她的玩笑。

王颖是个聪明人,她当然明白所有发生的一切。并且开始逐渐的避开翟哥。后来翟哥也说过一些不该说的话,这使得它们之间关系更加恶化。后来王颖开始正面的逃避翟哥。

渐渐的我开始有意无意的了解王颖,了解她的一切。在我们最后一次月考前后王颖因为阑尾炎作了手术,几天都没有来。这几天也是翟哥茶不思饭不想的几天,翟哥东奔西跑的打听王颖的电话,想表达一下自己关切之意。最后终于打听到了。翟哥当然立即给王颖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王颖的母亲。

可后来,事情变的不像翟哥想象的那样好。王颖返校后翟哥表现得很激动,并且主动地过去打招呼。但迎来的却是王颖的冷风冷雨。听翟哥说,王颖只是抱怨翟哥给她制造了一些麻烦。

在圣诞节前后,翟哥也曾给翟哥送过苹果,王颖当然是没接受又原物奉送了回来,这使翟哥很伤心,并发誓不再对王颖抱有希望。但第二天,他竟然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所有的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并且在这过程中我也曾受翟哥之托为他们牵过线搭过桥,但结果不言而喻。在这期间,我不知不觉地在逐渐熟悉王颖,并开始对她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我想这也许可以称作是“爱慕”。

人就是这样,作为高级动物,感情动物,情感是不能控制的(当然这并不绝对)。

在这段日子里我也和王颖有过一些接触,我可以明确的体会到王颖对我有一些好感,也可能还谈不上,但至少她不讨厌我。王颖也曾主动地和我接触过。有一次晚上下晚自习后,王颖和我走得都比较晚。我先走出门并顺手关了灯,我感觉背后有人在我的背上轻轻的拗了一下,我回头一看,竟然是王颖,她朝我笑了笑,并开玩笑的说了几句开玩笑话,具体内容我也记不得了。像这样的事还有几次,我可以开得出她是有意的。

后来接触越来越多,有一个星期,我简直有些不可理喻的整日整日的想王颖,上课在想,下课在想,教室里在想,餐厅里在想,宿舍里在想,白天在想晚上也在想。连我自己都有些不能控制。这竟然成了我学习的障碍,使得我不能安心。但后来我还是克服了,因为我知道我的任务,我身上寄托的是整个家庭的希望,我应该也有责任把习学好。

并且这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一来,我现在太年轻,没有什么理由想这些,当然我也不会逃避。二来,王颖学习又不错各方面条件都很好,说得通俗点,她不会轻易的看上谁,当然可能她并不考虑这些。三来,要是以后能和王颖有什么发展,那也得有一定的资本,这包含很多的方面,当然也包括学习,最低限度也得和她差不多,虽然我现在和她旗鼓相当,但如果我整日想她一定会使我学习被她落下。这样一来我反而更没有机会追到她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个人比较理想化的想法。所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我都应该好好学习。

我应该做的不是让这美好而纯真的“爱情”成了我进步的绊脚石,如果这是不可避免的,那我也会努力学习,这样才能实现我的爱情梦,这将成为我学习的动力,这懵懂的情感将是我人生的永恒的记忆。

就像王颖给我留言一样:永恒的记忆长存心中。不管日后我们之间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展,我都希望她能够一生幸福快乐。

最后再次把美好的祝愿送给王颖,祝她好运,有更好的发展。

2008年1月30日


今天下午晚饭后,闲来无事,于是到了小花园在那里遇见几个小朋友,他们都是老师家的孩子。与他们的一段交谈令我感慨颇多。

他们说自己已经放暑假了,并且都参加了假期培训班,我以为他们家长都是老师还参加什么培训班真是无聊,而且他们的父母也太贪婪了,虽说是为了孩子好确剥夺了他们的娱乐时间,可后来他们说参加的是游泳培训班,而我们班主任也说给小师弟报名了暑假学习轮滑。唉,想来真是悲哀!这些小孩比我们幸福多了,学习不会太累,家庭条件又好,暑假放松的同时还能学到不少实用的技能,而且这些技能可能会使他们受益终生,相比之下我小时候就惨白的多了。我小时候做的就是跟几个小伙伴到河里游泳,捉点小虫子……

今天的发生的事让我开始想一个问题——什么是淑女。这并不是我无缘无故的乱想。晚饭后一起谈话的小姑娘虽然年纪很小却有着一股不同于常人(我们班的女生)的气质,从她的言谈可以感受到她的素养。回到班里后我第一个听到的便是语文课代表张玉的”叫声”。我开始思考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这是时代造就的高中生的气质吗,还是她们本身的问题。晚上第一节课是数学晚自习,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数学。下午的经历让我忍不住拿起了手中的笔,开始记录下这一切,不想数学老师虽然教学是个新手可间谍工作却是个老手,小子一会就发现了我的举动并发动了突袭,我一时不慎写的东西就被她拿走了幸亏我没有骂他。不说了我的思绪有点乱不知该怎么往下说,或者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此落笔。

2008年6月25日


幸福快乐的日子总是悄悄的溜走,转眼间不到两个月的暑假已过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我做了太多没有意义的事,整天的玩乐。早晨起床到10点钟吃完饭几乎整天的泡在电脑里,导致我视力急剧下降。

在暑假前我也曾做过周密的打算,计划好了要过一个有意义的暑假。开始时我也曾做出了努力。放假后的一周里我几乎都奔走于泰城的大街小巷,忙碌着找工作。这是我第一次出来自己找工作,感慨很多。首先是现在要找一份工作是非常简单的但是要找一份好工作是非常困难的。到底什么样的工作是好工作呢,我这样认为,适合自己的干的。至于待遇薪金那倒不是我所注重的,但这也是一个因素,而且是一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因素。至于我,因为我还是学生现在不考虑挣钱的问题,出来主要是体验一下生活,亲近一下社会所以只要是我能干的就都可以。但这并不是我的条件很低。因为我干的是短期工我又是没毕业的学生没有什么社会生活经验更谈不上工作经历,加上我是一个男生,这些条件是很苛刻的。因为在泰城来说需要的是长期的有工作经历的人,而且很多用人单位找的都是女工。但对我来说找一份工作并不是不可能的。前提是我抓住时机,可惜我没没抓住。

在放假的前一两天中是找工作的高峰时期,在这期间各个用人单位都在招工,对于大多数有一般条件的人来说都能找到工作。我们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在放假前几天我就和打算跟我一起出去干活的陈红卫商量好了放假当天回家放下行李,第二天马上返回泰城,因为不只是我们要找工作,所有像我们这样的学生都会行动起来的。不想他出了点问题,好像是家中有点事,而且他没有手机,他家里只有一部手机,他要再借一部手机才能和我联系。就这样我们打算再隔一天,而等到第三天他却接到通知说12号要返校集体去参加迎接奥运圣火的演练,所以他打算12号一起来省下一趟往返的车费,无奈我也只好又等了一天,也许是因为我依赖心理太强了,从来没有只身闯过社会,我对此有八分的欣喜与狂热剩下的一分担忧一分恐惧。于是我想到找个伴一起干,彼此之间有个照应,相互也可以依靠一下。等到12号我们一起去找工作的那天招工的还是很多但是要短期工的却都已客满为患。所以我们自然的被拒之门外。后来我们不死心又找了很多地方,但结果是一样的。开始的信心与斗志削减了一半。我们都有些抱怨,但是我们还在努力。我到求职征婚的那里去咨询了一下,那里也有两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生在找工作,听这好像是他们已经搞定了,做的是发传单,一天20元。工作人员说那两个女生每人交了100元钱。我说明了一下情况,他为我介绍了一下我可以做的工作。条件是干一个月交100元两二月交150元。可以马上或者是第二天开始工作。我想等陈红卫回来商量一下。我为他介绍了一下,听陈红卫的口气是同意了。我们决定再自己找一下如果没有结果再交钱去宾馆或饭店当服务生。结果是我们没找到任何肯接受我们的地方。

我们各自回家。在家里呆了有两天,我和妈闹了点矛盾,于是我更想出去找点事做,因此我又和陈红卫联系了一下,在16号我们又到城里奔走了一天,开始我们打算自己找一下,最后不行再到工作介绍处去。我考虑到放假以后旅游的人多了所以景点的生意就火了,于是我们去了红门等景区,可结果一无所获却好好的旅游了一趟。中午我们在虎山公园吃了点甜点。下午由于天气很热加上我们又走了一中午所以我们坐公交车回到了火车站。陈红卫说他在火车站那边认识一个网管,与他联系了一下。见到他以后,他的一席话又重新激起了我们的斗志。他问我们找工作吗,我们简述了一下情况后,他满有把握的说他为我们找。接着他又介绍了他又为谁谁找了什么什么工作。到了他说的地方一打听,那里已经找够了男工,没办法我们又走了许多地方结果都失败了。最后,那哥们先回去,我俩再到介绍处去,可那哥们说那里不可靠,看他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我们就又信了他一次。无奈之下我们又走了很多地方终于找到一个路边小摊,在费了很多口舌以后答应要一个人,所以我们谁都不好意思干,于是就这样算了。还有在一所大宾馆里他们说可能要人并且留下了我们的电话说如果需要他们会联系我们的。当天我们都没有回家,因为陈红卫第二天又要参加什么演练,而我打算在城里再转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顺便等一下宾馆那边的消息。结果很令人失望但这也在预料之中,没有任何漏网之鱼,我也一直没有接到宾馆的任何消息。第二天当我又去询问时我还是被回绝了,这下我也彻底绝望了。于是我们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没过几天22号我们又回到了泰城因为奥运圣火要在泰安传递,而我们学校要去参加加油助威的队伍。

22号那天我早早的起来。6:30我就下了山(在21号我就到了泰安住在爸爸饭店那边),下山以后我遇见了几个赶来参加活动的同学,我们一起来到东岳大街等车,因为放假前老师说如过早可以坐4路车去体育场,可是等了十多分钟后我们发现4路车已经停运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和一起赶来的山口的几个同学一起步行去体育场。东岳大街是泰城最古老最长的一条街,它横穿市中心,我们正好从城的最东头走到城的最西头,这整整花了我们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而且我没吃早饭,直接累得不行,但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了,我们被戒严的队伍拦在了外面,经过一番交涉我们终于过了防护线,可是在最后一条防线时我们又被拦在了外面要进去需要门票,找到班主任时,他竟说票已经没有了,我们都认为他在说谎。当初我们定指标的时候他说的那么严肃每个人都得来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定了几个人就有几张门票,怎么会没有。后来经过和学校的一位领导交涉我们得知每个班的门票都在班主任那里。有几个同学说班主任已经安排好了里面的人,如果我们进去还要重新安排很麻烦所以干脆就不让我们进了。后来事实证明我们的推理有一定的正确性。因为和我们一起来晚的两个女生进去了,票居然是班主任给的。可我们就是没办法拿到票。用班主任的话说,我们只能在外面旁观了。过了一段时间高二一位老师经过和执勤武警的一番交涉,警戒人员答应让我们学校的学生进去,于是当高二学生列队进去时我们便排到了队尾可是当我们将要进去的时候那位老师认出我们不是高二的学生,因为我们没有学校统一发放的帽子,可怜我们没进去连一顶帽子都没混上,所以我们只能在外面,如果真在原位置也行,可当离火炬来还有接近一个小时的时候我们被武警赶到了市民的警戒线以外。唉,难得的一次机会就这样失去了。当火炬传递时,我们夹杂在人群中,而且在我前面正好有一个小孩骑在他爸爸的肩上还拿着小旗乱晃,把我挡的严严实实。火炬过去时我也只能远远的瞟了一眼。

事情已经过去或多天了,我也早已回到家中,不再想找工作的事也不再想火炬传递的事。

整个7月份都要经过完了,可我的作业却还毫发无损,这几天却突然发现要学习用的课本已经全找不到了,而且暑假作业和考试的试卷也没了,真是悲哀!好在假期还有一个月还有机会,好好努力吧!

2008年7月28日

Dialogue & Discussion